联系我们

嘉兴市云海路136号







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直击:父亲割下自己一半的皮肤,只为救危在旦夕的女儿

人气: 时间:2019-10-08 12:11 来源: 作者:

  

原标题:直击:父亲割下自己一半的皮肤,只为救危在旦夕的女儿

16岁少女迎春在打工期间遭人纵火,全身90%烧伤。少女的父亲老张正蹲在北京空军总医院烧伤科发呆。他的女儿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奄奄一息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横祸和巨额的医疗费,让这位木讷、憨厚的中年农民显得万般无奈。

少女身上的皮肤已感染、硬化,体表像覆盖着一层盔甲。此时,尽快重新植皮是拯救这个年轻生命的唯一方法。父母不得不借高额费用来为女儿进行皮肤移植手术。

少女的皮肤移植来源于自己的父亲。图为第一次皮肤移植手术。手术室内,即将取皮的部位用碘伏消毒完毕,一切准备就绪。麻醉药暂未起效,这位父亲始终一脸从容,甚至带有些许凛然之气。

展开全文

第一次皮肤移植手术需要割下父亲老张的5块皮肤。最大三块的创口面积达30cm×25cm;瞬间,殷红的鲜血沁透纱布。

在小迎春身上要植入三种皮:自体皮(小迎春自己的头皮)、异体皮(小迎春父亲的皮)、人造皮(猪皮)。由于烧伤面积达90%,只能将皮剪成指甲盖大小,间隔着植皮。

父亲的割皮手术刚结束,紧接着进行迎春的植皮手术。手术难度高,规模大,烧伤专家邹博士亲自上阵。

小迎春的妈妈在瘫痪稍微康复后,马上就不分昼夜地照顾女儿和刚刚割皮的丈夫;半夜,她实在困倦难耐,就躺在病房走廊的椅子上睡会儿。

手术百日后,老张的割皮创伤处依然紧绷、发痒,局部还疼痛得厉害。老张在手术后没有打过任何止痛针剂,仅依靠止痛药片来减缓剧痛。第二次手术后,老张将移植自己近一半的皮肤给女儿。

在虞城县一个小村庄,小迎春82岁的爷爷和80岁的奶奶守在自家破败的院子里。老爷爷虚弱得必须柱着两根拐,才能颤颤巍巍地向前蹭。

这场意外,使原本拮据的家庭如今负债累累,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终日以泪洗面。小迎春的大姨至今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。她痛哭道:“为什么这样的事偏偏摊到我们家?!”

迎春烧伤前的照片已随那场无情的大火化为灰烬,在小迎春老家也未找到。终于,我从迎春的同学家里拿到几张照片。迎春曾经是公认的“一朵花”。

如今,迎春正在医院里慢慢恢复。小迎春的妈妈协助医生给女儿做按摩,以免长期卧床造成肌肉萎缩,有时小迎春会疼得流泪,但她多次央求妈妈不要放弃她,多抱抱她。

国外医疗机构来做工作交流,医院把这个治疗机会留给小迎春,这样可以获得数日的免费医治。美国专家正琢磨如何为小迎春做手部康复护具,同时鼓励小迎春:会很疼,要坚强。

经过近半年的治疗,小迎春在家属和医护人员的搀扶下能站起来了,她每天累计可步行150米。谁也不会想到突入而来的灾难会降临在一个才16岁少女的身上。如今小迎春每天都能行走几百步,女孩坚信着总有一天自己会好起来,然后报答爱自己的父母们。